24小时澳门在线娱欢迎您!
全国服务热线:158-6646-1895

微信10岁:一个艺文中年的“独裁”

 

  1、微信用了10年,终于应了张小龙在2012年提出的那句slogan,成为人们某种意义上的生活方式。

  2、今天,你要么生活在微信里,要么生活在别处。每个微信用户都会关心,未来的微信会是什么样子。

  1月19日,主题为“We Build激发”的2021微信公开课PRO在广州开讲,此时,距离微信“十岁生日”还有两天。

  大多数人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翻自己的朋友圈,在“已经10年了吗?”的感慨中,寻找自己的“黑历史”,却发现自己的朋友圈往往从2012年下半年甚至2013年才开始。

  是的,我们已经忘了,2011年1月21日微信1.0版本上线时,只会做三件事:快速消息、照片分享、设置头像。以今日之眼光来看,功能之少不忍直视,不仅与腾讯老将QQ无法同日而语,就连当时已走下坡路的MSN看起来都要比它炫酷很多。

  但这或许就是被誉为“中国最好的产品经理”——腾讯高级副总裁、微信事业群总裁张小龙想要的,10年前,他在饭否写下:一个产品要加多少功能,才能变成垃圾产品?

  如今,10年过去,微信不再只是腾讯登上移动互联网的“船票”,作为拥有12亿用户的国民App,它不仅是一个能聊天的社交工具,还是我们的钱包、交通卡、购物和游戏平台、搜索工具、电子社保卡……

  微信与世界的联系,慢慢从互不相关的单点到线段,再到彼此相连的六边形,如今是密集交织的网络……正如主论坛上到处可见的几何Logo——点、线、多边形、网,带有明显的科技和极简美学风格。

  微信变成了张小龙绝对想不到的样子。尽管自己“打脸”,但张小龙庆幸,至少这些复杂的功能依然以最简单的方式实现。

  10年,微信到底改变了什么?从上午的主论坛到晚上的“微信之夜”,微信用一长串数字,为自己的10周年做了一份成绩单。

  每天,有10.9亿用户打开微信,3.3亿用户进行视频通线亿用户发表朋友圈,其中照片6.7亿张,短视频1亿条;有3.6亿用户读公众号文章,4亿用户使用小程序,小程序年交易额同比增长超过100%;微信支付分用户突破2.4亿,每日使用笔数达千万级,每年为用户节省超过2000亿元;企业微信连接微信用户数达4亿,小游戏MAU首破5亿……

  如果“产品经理是离上帝最近的人”,那么,张小龙便是被上帝选中的产品经理。

  从人与人的连接开始,到逐步实现人与内容、人与服务的连接,通过微信小程序、企业微信、微信支付分、视频号等产品,发展10年的微信,俨然成为数字社会的“底层基础设施”。

  然而,回望微信历史,张小龙并非一直站在“神坛”上。微信走过的每一步,都在表达一种态度:“你说我是错的,那你最好证明你是对的。”

  朋友圈功能上线时,对于外界铺天盖地的评论,张小龙将之归结为一句话:抄袭path或者instagram,但“他们看不到朋友圈产品形态中有机和精妙之美,看不到这是在ins上做SNS的风险极大之尝试。”

  微信用户突破10亿,张小龙在2019年的微信公开课PRO说,“每天有5亿人说我们做得不好,每天还有1亿人想教我怎么做产品。”

  试运营的视频号被媒体不看好,张小龙说,没事,我们早就总结出来了,微信做的东西,如果一开始都不太被看好,可能还有戏,如果都被看好,反而麻烦。

  可以将这种对外界评论的忽视,看作是一个产品经理的“独裁”,或者是一名文艺中年人对自己初心的坚持,“微信的风格从来都是小团队先做,不大张旗鼓,但如果做,就一定要做到。”

  “如你所知,微信不只是一个聊天工具,如你所见,微信是一个生活方式。”2018年,微信开始探索线年,小程序发力,逐渐成为线年,“扫一扫”成为最常见的动作。

  截至2020年底,微信健康码服务了超过8亿的用户、超过3亿用户在微信内购买过生鲜蔬果,完成教育、人社、司法、税务、民政、助残等数百项政务服务以及寻医挂号支付购物……微信用了10年,终于应了张小龙在2012年提出的那句slogan,成为人们某种意义上的生活方式。

  “微信是人们向数字时代移民最大的单一入口”,始终拒绝智能手机的作家许知远,直到2013年到伯克利大学做访问学者时才开始使用微信,这种社交工具给独在异乡的许知远带来极大的慰藉,但不断闯入的“叮咚”声却让他焦虑于时间被割裂。

  正如其他12亿人一样,最终,许知远习惯了碎片化信息,直到无所事事的时间被微信填满,尽管他也曾试图反抗。

  “占用用户时长”从来不是张小龙对于微信的追求,恰恰相反,他曾多次表达,希望大家放下手机,与家人、朋友多聚聚,小程序的设计理念也是“用完即走”。然而,可见的现实是,微信的用户时长数据很久没涨了。

  安信研报数据显示,2020年第三季度的微信月使用时长,与2016年的数据基本持平,四年间,尽管略有起伏,但基本都在35小时上下徘徊。

  这或许是后来者“围剿微信”的信心所在,2019年,多闪、绿洲、狐友等App的90后产品经理曾试图挑战张小龙,基本以失败告终。

  没有证据表明,张小龙曾将这些挑战者放在心上,但他在2019年确实开始思考:如何满足那些新时代新用户产生的新需求。

  视频是毋庸置疑的风口。视频化表达正越来越成为普通人的习惯,数据显示,最近5年,微信用户每天发送的视频消息上升33倍,朋友圈视频发表数上升10倍。QuestMobile数据显示,2020年3月抖音月活跃用户数达5.18亿,同比增长14.7%,月人均使用时长为1709分钟(28.5小时)。

  尽管对于文字、视频哪一个代表人类文明进步的答案不置可否,但张小龙同意,从个人表达以及消费程度来说,时代正在往视频化表达方向发展,“视频化表达应该是下一个十年内容领域的主题。”

  因此,2021年1月19日晚上,1个小时27分钟的演讲中,张小龙用了50分钟介绍视频号是个怎样的产品,以及如何通过一次次迭代,甚至每两天发布一个版本的“魔鬼速度”,在2020年6月跨过了“生死线”。

  这是典型的微信风格,通过产品而非运营的方法,找到事情的撬动点,通过产品能力让事情运转起来。

  这也是张小龙最擅长的事,尤其是和他的演讲比起来。两个小时内,他喝了好几次水,这似乎有助于他缓解压力。

  根据张小龙的定义,产品经理应该像上帝一样建立一个系统,并制定规则,让群体在系统中自动演化。因此,他用了相当长的时间,介绍视频号在产品设计时的规则,比如命中率规则:一屏里的内容条数越多,命中率越低。

  命中率是指用户可能感兴趣内容条数的比例。这很容易理解,视频号上半年内容丰富度不够,因此采用的是半屏式信息流,使用户有选择余地,下半年,随着内容质量快速提升,张小龙毫不犹豫地在“关注”和“推荐”标签下试行视频号全屏展示的灰度测试,结果证明,全屏后“关注”Tab的人均视频播放量下降,而“推荐”Tab上升了。这说明“关注”Tab的命中率不够高,以至于全屏后带来了轻微的选择困难。

  张小龙预测,未来“关注”“点赞”“推荐”的命中率应该是1:2:10,尽管当下,还是朋友点赞会带来更高留存率,但未来一定是机器算法“推荐”的内容更符合用户喜好。

  整整一年前,视频号启动内测,和外界想象不同,它并非“含着金钥匙出生”,直至今日,微视依然是腾讯集团最重视的视频产品。

  不过,视频号已经“轻舟已过万重山”。尽管被身边的公关要求不透露具体数字,但张小龙说,视频号的用户数量和活跃度已经达到一定量级,迈过了内容产品的“生死线

  用户只需在输入框敲下一个#,就可以随时随地创建一个搜索入口,比如#天气,便直接跳出当地的天气预报。两人聊天时,如果对内容有任何不解,也可以直接“选词”点击搜一搜,边聊边搜成为路径最短的搜索场景,这意味着,用户再也不用跳出微信,打开另一个搜索工具才能得到答案。

  但其实他推崇《孙子兵法》,行军打仗要“其徐如林,其疾如风”,“一个问题,如果三天没想出答案的话,三个月也想不出来,要么三天内找到解决方法,要么放弃,去寻找新的路径。”视频号和输入法便是微信速度的体现,最快的时候,两天一次版本更新。而且,克制不是保守的近义词,只是有些事情微信不想做。

  视频号自然是微信下阶段最重要的产品,但转发朋友圈未必是个好主意,毕竟已经有2亿人将朋友圈设为“仅三天可见”。于是,张小龙将主意打到了“微信名片”。

  视频号将可以被设置为微信名片,即便你看不到对方的朋友圈,但点击头像里的微信名片却能看到对方在视频号里上传的最新视频。但他并没有解释,一个不愿意开放朋友圈的人,为什么会愿意开放视频号?

  直播同样将成为个人身份表达的一种,如果说朋友圈是一种人设的经营,那么当人们越来越少发或者越来越不愿意“可见”时,“微信名片”在张小龙设想里,应该是新的人设呈现,比如他对直播的终极形态想象是,每个人都带着智能眼镜直播自己所看到的世界,而他人点开“头像”,则可以看到“你之所见”,“每个人都是别人的眼睛,别人都可以通过别人的眼睛来看到世界。”

  如此带有浓郁赛博朋克的未来,或许才是热爱摇滚的张小龙,对于未来微信世界的真正想象。

  爱听摇滚的“艺文中年”,还要把“听歌”变成“看歌”,他总觉得,除了点唱机,应该有其他可以代表音乐的东西,或者可以和前面直播那样,你可以看到别人正在听音乐时眼前的风景。但具体如何实现,张小龙并没有剧透,只是说非常难,谜底还要到新版本上线才能揭晓。

  “状态”也将可以更改,比如开会中、喝酒中、我今天很郁闷……张小龙始终认为,社交的本质是找到同类。状态,就是希望同类人能看到,产生共鸣和共情。有时候,我们可能处于某种情绪状态中,有想要表达的欲望,但打开朋友圈,却往往写几个字便又删除,当社会都要求“成年人将自己的崩溃隐藏起来”,那么你总需要有一个地方可以承接这份情绪,哪怕只是几个字的状态。

  现在一个产品要加多少功能,才能不变成垃圾产品?”面对如今功能越来越复杂的微信,张小龙的思考与10年前不再一致。简单的微信,已是承载万物的底层基建,如果终有一天,微信即世界,那还是张小龙的微信吗?